EN [退出]
东南大学emba中心>中国新闻

_上海下调出租车份子钱 陆家骏:日后无再降空间

2017-11-19 11:13

中广网上海5月3日消息(记者刘黎)据中国之声《新闻纵横》报道,从5月1号开始,上海出租车下调承包指标,也就是每辆车每个月少交300块“份子钱”。出租车的份子钱到底有多高?下调份子钱对出租车行业有何影响?

张渭成是上海强生公司的出租司机,他的作息时间是隔天上班,出车的那天,早上5点出门,凌晨1点到家,一天能挣1000块钱左右,刨去份子钱和油钱,大概能有300块钱装进自己兜里,算下来,一个月能赚4000块钱左右。上海出租车下调份子钱,每辆车一个月少交300块钱,张师傅说,少交的份子钱,相当于自己多赚了点,当然是好事。

张渭成:一辆车子两个人,一个人150块,钱也不算多,对大公司来说,比如强生和巴士公司合并以后有1万多辆车,一辆车少收300块,就会少收很多钱。

张渭成回忆,世博会之前,上海出租车也曾下调过一次份子钱。

张渭成:我现在开的是上海世博车,我新车上来一个人(每月)交5150,世博会前减份子钱了,减到了4850块,现在又减了150,4850上面再减150块。

就算份子钱少了150块,一个月的份子钱也得4700块。张师傅的车是双班倒,份子钱也是双份,也就是说,仅一辆车,每个月就得交9400块份子钱。钱都用在哪儿了?张师傅说,据他了解,份子钱的用途包括几个部分。

张渭成:份子钱一大部分就是要还钱,我们公司去买车是贷款买的,份子钱交上去以后他要还贷款吧,像我们这些基本工资都要发的,600多块将近700块钱,公司底下还有管理人员,这些都是钱。

张师傅解释,除了这些,还有一个开销,那就是事故赔偿。极端情况下,如果出租车造成人员伤亡,保险公司负担15万左右的赔偿,个人负担1万多块钱,剩下的,都由出租车公司负担,份子钱把这些费用都计算在内了。

上海市出租车协会秘书长陆家骏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,从2006年开始,上海已经连续四次调低出租车份子钱,累计每车每月降了1800块钱。陆秘书长认为,这次下降300元的份子钱,企业已经承受了很大的压力。以后没有再降的空间。

同样是面对成品油涨价带来的运营压力,北京市采取的做法是,从4月9号起,对乘车距离超过基价3公里的乘客加收1块钱燃油附加费,加上原来的1块钱,也就是等于2块。

目前全国出租汽车总数已超过110万辆,出租汽车司机有200万人左右。不管他们身处哪个城市,属于哪家出租公司,交份子钱都是共同的规则。为何面对油价上涨,上海能降低份子钱而北京不能?油价上涨增加的成本究竟该由谁来买单?

上海出租车一个月降300块钱份子钱,虽然只是个杯水车薪的举动,但毕竟让份子钱有了向下松动的可能性。北京的出租司机胡师傅告诉记者,他开的车单班每月要交5235元份子钱,每天一上路,先得想方设法跑够油钱和份儿钱。

胡师傅:毛的要交5235,每个月我们有545的最低基本工资,油价涨了以后,国家给出租车补了油补,里面含了1000多块钱油补,再交一个个人所得税,85,现在我们的纯份儿钱是单班交3385。

出租车司机的生存状况,一直没有离开公众视野,耳边也总能听到司机们的抱怨。8小时挣出来的是份子钱要交公司,8小时之外才是给自己挣的。胡师傅算了算账,他每天的工作时间至少13个小时,每小时收入50块钱以上,才能包得住所有的费用。

北京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出租车业内人士分析,上海的出租车运价高过北京,北京出租车每公里的运营费只有两块钱,油价上涨抬高了成本,北京的份子钱没有下调的空间。

业内人士:上海他的份儿钱高有他的道理,上海出租车每天的营运额确实比北京多,空载率也低,活儿好干,咱北京1公里七八毛钱油钱,还怎么降份儿钱。

上海下调出租车份子钱,油价上涨的部分成本由企业买单。同样面对油价上涨的现实,北京采取的方式是上调燃油附加费。长期从事社会经济学研究的学者由晨立分析,出租车行业涉及到的各方力量,行政管理部门、出租车运营公司、司机和消费者,人数最庞大的消费者群体反而力量最薄弱,这也是更多的城市选择提高运价或者上调燃油附加费的原因。

由晨立:大的公司它可能每年有上千万收入,公司数量又有限,特别容易形成联盟和集团,位于中间这个夹层的就是司机,任何成本的变动以及利润的变动都和他息息相关,他也非常有利益动机,去影响这个政策。而恰恰是在最末端的消费者,因为人数太多,而且涨两块钱的运费,或者涨一块两块的燃油附加费,对他的影响并不是那么大,所以他的利益动机或者说谈判能力处于最弱的一方。

由晨立说,不论是提高运价还是上调燃油附加费,最终都是由消费者消化增加的成本,上海的做法更容易得到司机和乘客乃至社会的情感认同。

由晨立:它是这个行业最正常、最合理、最良性的发展趋势,把份儿钱,把垄断利润降下来,让老百姓让乘客来获利,这是上海今天的效果。所以我觉得它非常难得。如果要从根本上改变出租车行业的现状,最应该做的就是把这个行政特许的出租车经营权打破它,只要符合资格都允许进入这个行业参与竞争。

北京把涨价的成本转嫁到消费者头上,上海则转嫁给了经营企业。记者采访到的一些北京司机说,他们所在出租公司的份子钱还有上调的可能。北京一位出租车业内人士也明确表态,如果油价再涨,上调出租车运价也是必然。

业内人士:一直在走政府补贴一点,企业付出一点,司机付出一点,加燃油附加费乘客再付出一点,等于大家来买石油上涨这个单了。可是如果它要再涨怎么办?北京两块钱1公里,它不可能不调价。

中国之声特约观察员丁兆林认为,涨价成本也是一种反作用力,如果都由司机或者乘客买单,最终也会影响公司的营收。

丁兆林:出租车涨价如果转嫁到消费者头上,大量的消费者放弃乘坐出租车,倒逼出租车公司重新采取一些措施,害处非常大,倒逼这些出租车司机对整个的政策制定产生影响,副作用也非常大。我希望博弈的主体能够到一个公共的平台,进行一个正当的利益博弈,这对一个公共政策的出台也非常有益处。

当前文章:http://6a5xy.szielang.cn/roll/20171116/ia1wp.html

发布时间:2017-11-19 11:13

描写月亮的古诗大全  银华价值优选分红  念珠菌阳性  玉龙雪山几月份去最好  等差数列求和公式sn  健客网的医师是真的吗  血源诅咒和黑暗之魂3  牟的读音  邵龙潭婚外恋  医保卡余额查询  

相关新闻
微信
QQ空间 微博 0 0
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

© 2017 _上海下调出租车份子钱 陆家骏:日后无再降空间 All rights reserved-网站地图站点地图

秀人网_赤壁有什么好玩的景点